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闻详情
面对“暴涨潮”,巴德富有话说
发布:2021-3-24

自春节起,在经过短暂的铺垫之后,涂料企业们“不约而同”地宣布涨价,一轮汹涌的“涨价潮”如约而至。

 

此轮涨价潮涨幅之大、涉及的产品范围之广,大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因此引起了较之以往更强烈的反弹。在坊间,将涨价压力源头指向上游原材料商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有涂料原材料商老板直接表达:“甚至有经销商直接打电话过来跟我们说,涂料企业因为原材料涨价而提价,那你们原材料商岂不是赚翻了?”鉴于种种对于原材料商的“指责”,原材料商可谓有苦难言。

 

那么此轮涨价潮跟以往有何不同?在这个过程中原材料厂商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今后又如何联合产业上下游共同提高对于涨价的抵御力?为此《涂料经》记者找到涂料重要原材料乳液的代表性生产商巴德富集团,并对巴德富集团CEO龚洋龙、营销与服务体系副总裁周伟进行了专访,以寻求种种问题最直接的答案。

 

巴德富集团CEO龚洋龙

 

巴德富集团营销与服务体系副总裁周伟

 

(为便于区别,本文中“原材料”特指涂料原材料,而原材料的上游化工原材料,则用“原料”指代)

 

涨价潮凶猛、全面,还突然

 

“这一次的涨价,可以说是暴涨的,根本没有给你反应的时间。”

 

在采访当中,巴德富CEO龚洋龙首先跟《涂料经》记者明确,这一轮涨价的幅度和范围确实是前所未有的:“总的来看我们用到的原材料价格上涨了60%左右,并非是单个或者少数几个原材料在涨,甚至除了化工原料外,几乎所有行业的基础材料都在涨,因此这次的涨价现象具有全面性的特征。”

 

龚洋龙在电子元件行业有过从业经验,曾经历过两轮相对此次更加猛烈的涨价风潮,以他的经验判断,研究涨价背后所涉及的宏观形势能更快解答涨价的原因。他认为,这一轮包括涂料行业在内的涨价潮,更像是市场对于2020年疫情影响下释放的流动性的一种消化,是不可避免的。

 

 

巴德富创新研发中心。成立21年,巴德富深刻领会技术研发对于涂料产业链的重要性,并在研发领域持续投入

 

龚洋龙表示:“如果不涨价,整个国家的流动性压力可能会集中压到一两个行业身上,则必然导致这些行业的整体坍塌。这种情况一旦产生,对整体的社会经济所带的影响是无法想象的。”

 

在这种背景下,乳液只是这一轮涂料涨价潮中其中“一根稻草”而已。除了乳液之外,涂料的原材料还包括钛白粉、颜填料等,对于此,巴德富营销服务体系副总裁周伟则表示,这些材料其实都在涨价,也最终导致涂料企业集中承压。

 

“本次涨价事发突然,涨幅之大,涉及面广,实属少见。”周伟说,从宏观上看,随着疫情逐步稳定,制造业生产节奏步入正轨,国内工业基础原材料迎来了全方位的上涨,“比如与陶瓷行业息息相关的色釉料、纸箱也在涨价之列,色釉料原料涨幅基本都在15%以上,纸箱涨幅超30%。涨价潮甚至涉及到日常生活,比如空调、洗衣机、小家电等都纷纷出现不同幅度的价格上涨。”

 

原材料涨价的真相

 

而此次涨价潮中,对于原材料商汹涌而至的“莫须有”的指责,无论是巴德富还是其他原材料商,或是龚洋龙和周伟,都传达出一个共同的观点——这些“指责”可以理解,但人们应该知道涨价背后的真相。

 

“下游对这次原材料的涨价,有一部分人不太理解,甚至有一些不满的情绪。从感受上,只要涨价,大家会有不理解、不满的情绪,换位思考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次的涨幅之大以及反弹之强烈,超出了我们的预判,我们也深感意外。”

 

龚洋龙在采访中阐述了涂料涨价潮的经济学原理

 

龚洋龙告诉《涂料经》记者,涂料行业的整个产业链的构成较有些行业相对简单,处在这条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中的企业都很清楚:涂料原材料商,只是做中间合成技术这个环节,在涂料原材料商的上头,还有其它化工领域,这次涨价潮的真正源头在此。

 

他举例说,以乳液生产中使用量最大的单体材料丁酯为例,年前它的价格是12000元一吨,年后突然就涨到接近20000元一吨,涨幅接近70%。

 

更关键的是,这次的化工原材料的涨价,并没有给像巴德富这样的原材料企业太多的缓冲时间,可以说是瞬间涨起来的,形容猝不及防毫不为过。尽管巴德富此前对涨价有一定预判,但也没有预估到如此涨势凶猛,巴德富备货的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同样陷入被动。

 

“实际上这次涨价潮的涨幅之所以这么大,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去年受疫情的影响,整个产业链的价格都处于低位,相当于偏低30%;而现在迅速拉涨,超出了往年均价的30%,两相叠加,就变成了环比暴涨60%。”龚洋龙补充说。

 

“这次化工原料的涨价有其客观的原因,从表面上看,包括宽松的货币政策,供不应求的市场现状,且又遇到生产复苏带来的需求增长,以及一些突发的不可抗拒力等。”

 

而周伟分析表示,美联储的量化宽松使得美元的购买力不如以前;原油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减产,供需关系失衡;美国2月遭遇极端寒流天气导致多类化工装置关闭停工;而1、2月份是全球化工巨头惯性停车检修的时间段,也进一步抑制了产能……

 

这些原因的集中,触发了整个产业链出现自上而下的涨价潮,并层层向下传导。2月底,原材料厂商率先“失守”;3月1日,涂料企业也宣布集体涨价。

 

巴德富的态度

 

那么在这次涨价潮中,巴德富作为原材料商都做了什么?

 

“我们尽最大能力自我消化来自更上游的成本压力,只要不巨亏,只要不危及企业生存,我们都会尽可能地支持和帮助客户缓解压力。”巴德富营销服务体系副总裁周伟这样告诉《涂料经》记者。

 

2020年,巴德富集团刚刚度过它成立的第20个年头,并制定了面向下一个20年的目标。巴德富认为,未来行业的发展仍需要加大整条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

 

CEO龚洋龙对此展开更具体的阐述。巴德富早在春节前就已经预测到今年的价格可能会上涨,并做了策略上的准备,要求采购部门做一点备货。尽管提前做出准备,但对于短期内来势凶猛的暴涨,那点备货只能算杯水车薪。

 

“如果巴德富是一个投机型企业,我们有一些备货,那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时间差,把这些低价时购入的备货按照暴涨后的价格卖出去,一定可以赚一笔。但我们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还是采取分段提价的方式逐步涨价,尽最大程度的努力去自我消化,以帮助缓解客户的涨价压力。”

 

不仅如此,考虑到暴涨可能给下游涂料企业带来的巨大压力,巴德富还制定了阶段性的涨价策略,以便给予下游涂料企业更大的缓冲空间;但这对于巴德富自身来说,则意味着进一步的让利——高价进原料,低价出产品。

 

而对于这种预亏,巴德富并非被动的接受,而是主动的选择。

 

“3月份我们做好了亏损一个亿的准备。这是我们精密计算过的,其中大部分源于我们对客户阶段性涨价政策的实施。”也因此,龚洋龙近期工作的重心,转移为频繁与银行接触,积极去获取更多的资金支持,尽力消解此次涨价给巴德富自身带来的压力。“当暴涨来临,产业链中没有一个环节能独善其身,巴德富也不例外,但巴德富的企业精神里,一直有利他和担当,我们是有责任心的企业,我们深知自己对这个行业所肩负的责任,当有情况发生的时候,在巴德富的能力范围内,我们永远不会选择袖手旁观。” 龚洋龙语气坚定。

 

巴德富集团董事梁千盛是一个极具责任心的企业家

 

他同时也指出,由于原料涨价同时伴随着货源的严重不足,这使得巴德富在供应时不得不也采取一定的收缩策略,具体说就是要保刚需。这种刚需主要体现为:工程涂料比零售渠道更为紧迫,相较而言,零售商对库存的准备比工程方会稍显充裕。

 

为此,巴德富也加大了审单的力度,避免将有限的产品出售给某些投机型企业而影响了对刚需客户的供应。“近段时期,我们的审单人员和众多中高层管理人员,为了更加合理公平处理订单,常常要工作到深夜甚至凌晨,毫无怨言,这也是我感动的,我们的员工能有这样的担当。”

 

价格会回落吗?何时回落?

 

随着涂料企业涨价的“尘埃落定”,也相当于这一轮波及整个产业链的涨价潮接近尾声。那么下一个备受业界关注的问题是:价格会回落吗?

 

“我们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从宏观的经济形势的大趋势到微观的供需关系的小变化,我们认为原料价格肯定是要回落的,可能到四五月会有一定程度的回落,但真正回落到相对稳定的水平预计还要再等一个季度。”龚洋龙说,经济学中有一个时间价值概念,还有就是通过软着陆去解决很多通胀的问题、热钱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价格当然是要回落的,但可能难以再回到之前的水平。

 

周伟接受《涂料经》专访

 

周伟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认为,涂料产业链的价格去年在低位运行,现在突然暴涨拉升至高位,因此在这一轮涨价潮过后,价格肯定会回归理性。“但并不是说降回到去年的那种低位,更可能是回到往年的正常价位,也就是说全年整体相对去年还将保持涨势,大约涨30%-40%。”

 

基于此,龚洋龙建议下游涂料企业最好是及早做好准备。龚洋龙还指出,相较于其他一些行业,涂料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之间的信任度还不够高,包括各个环节的利润分配也不是太合理。

 

“很多人还以为我们原材料企业很赚钱,但其实你去看一下那些上市原材料企业的财报,就会发现它们的利润远不如涂料企业,巴德富也不例外。然而,原材料企业又恰恰处于这条产业链中承上启下的环节,担负着技术创新的重任,哪怕只有微薄的利润,也不能不在研发上持续投入,因为这是使命所在,否则会影响到整个产业链的创新。”

 

在这种背景下,巴德富一直以来坚持在技术研发方面的投入,并持续提升投入的比例。在龚洋龙看来,必须重视技术研发,企业或者说这个行业才能有希望。他相信,唯有创新,才是涂料及涂料原材料企业抵御更上游原料涨价压力的终极武器。

 

龚洋龙说:“随着经济复苏和十四五规划的全面铺开,涂料市场前景依然看好。大趋势下,涂料企业一方面可顺势而为,有策略、科学合理地对下游提价;另一方面,加强内部降本增效,通过内部挖潜来提升对价格的应对能力。”

 

周伟最后也表示:“我们也在积极研究和准备一系列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帮助客户稳定品质、降低生产成本、提升效益。”

 


采访手记:

 

印象中,巴德富各个层级都鲜少接受采访,这种迎舆论而上的面对面沟通,更是前所未有。

 

巴德富做出这种正面表现,或许是因为“原材料商是始作俑者”的声音实在太大,或许是到了必须出面以正视听的时候(采访中,某位列席高层就接到业内人电话,以求证某些传闻)。毕竟,夫市之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

 

关于价格走势,《涂料经》记者无法准确研判,但万事皆有规律,或者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溯本逐源,总能找到一点接近本质的答案。行业产业链的健康发展,需要所有人共同的守护。


[打印]

主办单位:

广东省涂料行业协会

中涂联合国际会展(广州)有限公司

承办单位:

中涂联合国际会展(广州)有限公司

广东智展展览有限公司

《Paint & Coatings Industry》杂志

协作单位:

国家涂料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中国水性涂料产业战略联盟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中小企业委员会

广州化工交易中心

湖南省涂料工业协会

河南省涂料行业协会

湖北省涂料行业协会

陕西省涂料行业协会

中国建筑材料流通协会涂料委员会

广东省新能源汽车产业协会

广东省家电行业协会

广州钣金行业协会

海外合作:

美国粉末涂料涂装协会

台湾合成树脂接着剂工业同业公会

台湾区涂料工业同业公会

英国化学贸易协会

印度小规模油漆协会

泰国涂料业生产者协会

韩国涂料油墨行业协会

线上展览平台

拿个样“APP”

同期活动
参观登记
 
 
粤ICP备05138619号    展会介绍  |  展会新闻  |  行业新闻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